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政務公開?>?行政復議
公告:溫龍政行復〔2020〕9號
發布日期:2020-04-23 10:32:04瀏覽次數: 來源:區法制辦 字體:[ ]

溫州市龍灣區人民政府

行政復議決定書

 

溫龍政行復〔2020〕9號

申請人:邵某某

被申請人:溫州市公安局龍灣區分局,住所地:溫州市龍灣區永中街道永寧西路518號。

法定代表人:黃挺義,職務:局長。

第三人:張維燁,男,1985年9月20日,身份證號: 330304198509200932,住溫州市龍灣區永中街道南翔錦苑24幢601室。

申請人不服被申請人于2020年1月21日作出的溫龍公(永)不罰決字〔2020〕00019號《不予行政處罰決定書》,于2020年2月17日向本機關提出復議申請,本機關依法受理并進行了審理。現本案已審理終結。

申請人稱:第三人妻子在學校班級罵哭申請人女兒,導致申請人女兒多次不愿去上學。還兩次組建微信群在群里編排申請人母女的不是。2019年6月21日申請人因上述事件與第三人妻子發生爭執,而后第三人在校門口辱罵申請人,申請人對第三人進行手機錄像,第三人經其妻提醒后搶奪申請人手機并且毆打申請人。派出所民警處事不公,用警車帶申請人去派出所卻讓第三人自己開車去派出所。調解員及民警態度差,調解不公,第一次調解不成。第二次申請人不愿意調解,調解書上亦未寫明毆打行為,民警未查明事實就逼迫申請人在調解書上簽字,威脅申請人不簽調解書就要拘留申請人。派出所民警對第三人的毆打行為處理不公,未對第三人作出處罰,存在包庇行為。請求撤銷被申請人作出的溫龍公(永)不罰決字2020〕00019號《不予行政處罰決定書》,并且重新對第三人作出行政處罰。

被申請人稱:一、本案第三人毆打申請人的行為證據不足。2019年6月21日14時許,在溫州市龍灣區永中二小門口,申請人與第三人因小孩上學的事情引發糾紛。后申請人報警稱被第三人毆打。經調查:當時在場證人李某(系雙方子女所在學校門衛保安)、夏某某(系雙方子女所在班級班主任)、孫某(系雙方子女所在學校老師)均稱不清楚申請人與第三人當日是否有發生毆打行為;第三人及其妻子均否認第三人毆打申請人的行為。故申請人指控第三人有毆打行為證據不足。以上事實有第三人的陳述和申辯、申請人的陳述、證人證言等證據證實。二、本案程序合法、適用法律依據正確。申請人作出不予行政處罰決定符合法律規定。2019年12月2日,永中派出所接申請人報警稱在2019年6月21日14時許,在溫州市龍灣區永中街道永中二小門口被一男子毆打。永中派出所于同日受理,因案情復雜依法延長三十日辦案期限。經調查,申請人與第三人因子女教育問題于2019年6月21日發生糾紛,此次糾紛于同日在龍灣區永中街道人民調解委員會組織下已調解。另外,被申請人受案后調查發現,現有證據無法證明第三人有毆打申請人的事實,被申請人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九十五條第二項之規定,依法對第三人作出不予處罰決定,并送達雙方當事人。以上事實由受案登記表及回執、延長辦案期限審批表、調解書、不予行政處罰審批表及決定書、送達回執等證據證實。綜上,被申請人作出溫龍公(永)不罰決字〔2020〕00019號《不予行政處罰決定書》定性準確、適用法律依據正確。請溫州市龍灣區人民政府依法維持被申請人的處理決定。

本機關審理查明:2019年12月2日,被申請人接申請人報案稱2019年6月21日被第三人毆打,經批準后予以受案。被申請人受案后于同日對申請人進行詢問筆錄,依法對申請人進行人身檢查,檢查結果顯示未發現其明顯傷勢。于2019年12月3日制作第三人妻子的詢問筆錄,第三人妻子稱第三人存在推搡行為并未毆打申請人。12月11日制作第三人的詢問筆錄,第三人否認毆打申請人。12月17日制作證人李某、夏某某的詢問筆錄、12月25日制作證人孫某的詢問筆錄,三位證人均稱不清楚是否存在毆打行為。2019年12月30日,被申請人因案情復雜依法延長三十日辦案期限。2020年1月21日,被申請人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九十五條第二項之規定,對申請人作出溫龍公(永)溫龍公(永)不罰決字〔2020〕00019號《不予行政處罰決定書》,并送達申請人。

另查明,申請人所述毆打行為已由永中派出所于2019年6月21日受理,并由龍灣區永中街道人民調解委員會組織調解,并出具現場調解協議書。

以上事實有申請人提供的行政復議申請書、現場拍攝視頻及聊天記錄和被申請人提供的受案登記表和受案回執、第三人詢問筆錄、申請人的詢問筆錄、人體檢查筆錄、體表原始傷情記錄表及照片、不予行政處罰審批表和決定書、送達回執、證人證言、延長辦案期限審批表、申請人情況登記表、調解書、涉案人員身份信息等證據證實。

本機關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二條之規定,被申請人具有對其轄區侵犯人身權利行使行政處罰的行政職權?!吨腥A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五條規定:“治安管理處罰必須以事實為依據,與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性質、情節以及社會危害程度相當”。第九十三條規定:“公安機關查處治安案件,對沒有本人陳述,但其他證據能夠證明案件事實的,可以作出治安管理處罰決定。但是,只有本人陳述,沒有其他證據證明的,不能作出治安管理處罰決定”。本案現有證據中,申請人提供的視頻及錄音、證人證言、體表原始傷情記錄表及照片等均未能證明第三人存在毆打申請人的行為,只有申請人的本人陳述,未有其他證據可以證明第三人毆打申請人的事實。因此,根據已查明的證據,本機關不能認定第三人存在毆打申請人的違法事實。另,申請人所述被迫簽訂調解書,因申請人未提供被迫簽訂調解書的相關證據,故本機關不予采納。被申請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九十五條第二款之規定:“依法不予處罰的,或者違法事實不能成立的,作出不予處罰決定?!弊鞒觥恫挥栊姓幜P決定書》,事實清楚、適用法律依據正確、程序合法。因此,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二十八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本機關決定:

維持被申請人2020年1月21日作出的溫龍公(永)不罰決字〔2020〕00019號《不予行政處罰決定書》。

如不服本行政復議決定,可在收到本行政復議決定書之日起十五日內向人民法院提出行政訴訟。

 

 

 

溫州市龍灣區人民政府

2020年4月16日

 

 

 

 

 

 

 

 

 

【返回頂部】【打印本稿】【關閉本頁】
0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股票趋势分析图